服務(wù)熱線(xiàn) 0791-88119850
當前位置首頁(yè)新聞中心市場(chǎng)動(dòng)態(tài)
那些中國制造巨頭為什么會(huì )被賣(mài)掉?(二)
時(shí)間:2018-05-31   瀏覽:4180

二、國人要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。

很多人內心缺乏自信,認為中國公司不可能成為世界級品牌,認為中國公司不可能戰勝外國公司。

出售格力就是典型,2004年的珠海想要有世界五百強,所以通過(guò)出售的方式獲得“世界五百強”的開(kāi)利投資。

那個(gè)時(shí)候的人有這種想法其實(shí)不奇怪,2003年中國才有多少家世界五百強企業(yè)?11家。我那個(gè)時(shí)候看報紙,很關(guān)注中國企業(yè)沖擊世界五百強的情況,我記得當時(shí)有報紙說(shuō),2010年中國企業(yè)會(huì )有50家進(jìn)入世界五百強,我當時(shí)還覺(jué)得有點(diǎn)吃驚。實(shí)際上現在輕松有一百多家了,而且后面還會(huì )更多。

所以說(shuō),當時(shí)很多人,是不敢想象以后中國企業(yè)能做那么大的,更不敢想象僅僅十年以后格力就進(jìn)入世界五百強了。

實(shí)際上,2017年的格力,不只是營(yíng)收,市場(chǎng)份額和凈利潤都遠遠超過(guò)開(kāi)利,即使是和開(kāi)利的母公司聯(lián)合技術(shù)集團相比,聯(lián)合技術(shù)公司一年營(yíng)收570多以美元,凈利潤50億美元左右,格力一年凈利潤可以達到聯(lián)合技術(shù)的60%。聯(lián)合技術(shù)公司旗下有奧的斯,普惠發(fā)動(dòng)機等子公司,非常低調的高技術(shù)公司。

我在這里再次強調一個(gè)事實(shí),中國重回世界巔峰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,近代幾百年被外國人拉開(kāi)代差的黑暗時(shí)期并不是常態(tài),中國處于世界頂峰位置,在各個(gè)方面普遍地做得比外國人好才是常態(tài)。

這句話(huà)是不是非常的民族主義?事實(shí)上,世界少數幾個(gè)強國,其國民的智商和勤奮程度差距并不太大,一項技術(shù)你能搞出來(lái),我也能搞出來(lái),主要還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。

美國人1945年搞出了核武器,短短一二十年時(shí)間,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其他主要強國就全部都搞出了核武器。

美國現在掌握的集成電路,航空航天等技術(shù)也是一樣,看起來(lái)高不可攀,只要別的先進(jìn)國家有足夠的資源砸錢(qián)砸人搞,不會(huì )說(shuō)搞不出來(lái)。

韓國人搞存儲器就是個(gè)典型,三星和海力士高強度的投資存儲器研發(fā),如今美國美光,日本東芝都已經(jīng)被三星和海力士超越。

但是我國有一點(diǎn)顯著(zhù)優(yōu)于其他國家,在最為重要的人力資源力量上遠比其他國家強大。所以我國能在化工,航空,航天,軌道交通,通訊設備,智能手機,顯示面板,集成電路,汽車(chē)及零部件,醫療設備等全線(xiàn)推進(jìn),這是其他國家做不到的。

在不自信的情況下,人往往會(huì )低估自己的價(jià)值。國內精日就喜歡吹噓日本如何如何發(fā)達,連帶著(zhù)吹噓當年的偽滿(mǎn)如何發(fā)達,其內心深處就是認為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無(wú)法超越日本,認為自己能創(chuàng )造的價(jià)值不如日本人,所以會(huì )產(chǎn)生仰視的心理自我矮化。

一個(gè)美國的失業(yè)維修工,這樣一個(gè)底層人物到了中國卻大受歡迎,不斷有人搭訕,以至于他在youtube發(fā)視頻吹噓自己的戰果有兩百人,活得很滋潤,把中國女孩當戰利品。面對這樣一個(gè)洋洋自得的底層屌絲,國內女權卻說(shuō)是中國女孩占便宜了,誰(shuí)睡了誰(shuí)還不一定。其實(shí)這些女權的內心想法,和精日非常類(lèi)似,就是認為自己的價(jià)值,是低于外國人的。不僅低于美國白人女性,也低于美國底層男性,所以即使是美國白人女性看不上的底層男,也覺(jué)得是自己占了便宜,即使對方看不起自己也不以為意。

精日與女權的這種心理,其實(shí)就是內心缺乏自信導致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扭曲,以至于他們沒(méi)有被外國人尊重的需求。

我們不排斥日本人,白人,但是只有不卑不亢,平等自信,以尊重為前提的和外國人交往,才能獲得對方尊重和自我價(jià)值最大化。鄧文迪就是個(gè)充滿(mǎn)自信的中國人,她本身并不是豪門(mén),只是一個(gè)普通的大學(xué)生,在和外國人交往過(guò)程中,散發(fā)著(zhù)強大的自信,不僅能夠征服默多克這樣的西方商界巨頭,離婚后不僅能交往小她17歲的英國小提琴王子查理西姆,也能交往小她27歲的,身材健美的匈牙利男模。像鄧文迪這樣聰明自信的中國人,顯然不會(huì )像國內女權一樣,把美國底層失業(yè)維修工都當個(gè)寶,還覺(jué)得自己占便宜,這會(huì )大大降低她的個(gè)人價(jià)值。

國人不應該低估自己的價(jià)值,要有我們的個(gè)人價(jià)值高于外國人的自信。

在中國企業(yè)出售的這些案例里面,我們有的人覺(jué)得格力就值9個(gè)億,徐工機械就值二十億多點(diǎn),活力28才六千多萬(wàn)人民幣就把品牌賣(mài)掉。這點(diǎn)錢(qián)就想把自己賣(mài)掉,甚至還覺(jué)得是自己占了便宜,這就是嚴重低估了自己的價(jià)值。而像董明珠這樣的企業(yè)家,就很有自信,才能最終讓價(jià)值最大化。

三、不排斥合資,但是事實(shí)是如果不掌握主導權,合資很難得到先進(jìn)技術(shù)。

我國企業(yè)當年選擇以出售股權,以及出售品牌的方式和國外巨頭合資和合作,除了獲取企業(yè)發(fā)展急需的資金以外,其實(shí)還寄希望于借助外資的品牌渠道打開(kāi)國外市場(chǎng),同時(shí)通過(guò)合資獲取先進(jìn)的管理經(jīng)驗和先進(jìn)技術(shù)。而從實(shí)際的經(jīng)驗來(lái)看,是外資通過(guò)收購股權,更多的是獲得你在中國的銷(xiāo)售渠道,打開(kāi)中國市場(chǎng),而不是幫助你去打開(kāi)國際市場(chǎng)。

而我國這些年崛起的,能夠大肆搶奪市場(chǎng)的優(yōu)秀企業(yè),汽車(chē)的吉利,通訊設備的華為,高鐵的中車(chē),安防的???,化工的萬(wàn)華等等,幾乎沒(méi)有合資企業(yè)。

反過(guò)來(lái)我國的汽車(chē)產(chǎn)業(yè)就是典型的失敗案例,全行業(yè)合資,最終真正能夠從合資當中學(xué)習到技術(shù)和管理經(jīng)驗,并且用于自主品牌的發(fā)展的,也就是上汽和廣汽還不錯。即使如此,上汽乘用車(chē)(榮威,名爵)和廣汽乘用車(chē)(傳祺)加起來(lái)的銷(xiāo)售額也比不過(guò)吉利,和長(cháng)城差不多。在電動(dòng)化方面也慢于比亞迪。

四、我們總體已經(jīng)挺過(guò)了并購危險期,中國進(jìn)行反向收購的時(shí)代已經(jīng)來(lái)了。

我們可以注意到,在21世紀初期,我國有一個(gè)出售國有企業(yè)股權的小高潮,本文中大量案例都是在2000-2007年左右,這里面一個(gè)是當年國有企業(yè)改制,激活企業(yè)活力的需要,另一方面,當年的中國就處于資本短缺狀態(tài),手握強大資金和技術(shù)的外國買(mǎi)家往往在收購中處于優(yōu)勢地位,出手更大方,讓一些經(jīng)營(yíng)處于困境的中國企業(yè)選擇出售給外資。

這其中有的是因為中國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不太好,例如感光產(chǎn)業(yè),工程機械的徐工等,有的是中國企業(yè)發(fā)展初期,雖然經(jīng)營(yíng)良好但是急需資金,典型的如ATL,就是因為融資對象退出急需獲取資金,從而讓TDK獲取了入股的機會(huì ),1億美元就獲取了全資,可以說(shuō)日本人賺翻了。

如今中國資本強大了,不管是國家還是民間都有強大資金,所以現在我們反擊和仿效的機會(huì )來(lái)了。

反擊是對發(fā)達國家進(jìn)行反擊。我們要認識到一點(diǎn),如今中國的經(jīng)濟總量是世界第二位,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這個(gè)世界上二十多個(gè)發(fā)達國家,除了美國以外,我們的資本力量比其他所有的發(fā)達國家都要強大?,F在是他們對我們的收購感到恐懼的時(shí)候到了。

除了像華潤雪花,青島啤酒,南孚電池一樣回購民族品牌股份以外,還要充分利用我國的資本力量?jì)?yōu)勢,對發(fā)達國家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但是具有優(yōu)勢技術(shù)的企業(yè)進(jìn)行收購,尤其是在歐美處于金融危機期間,其總體處于虛弱期,將會(huì )出現遍地黃金的局面,更是可以以更低價(jià)格收購其優(yōu)質(zhì)資產(chǎn)。

這些年我國企業(yè)收購的德國的林德液壓,瑞典沃爾沃汽車(chē),日本高田氣囊,瑞士先正達農化,意大利倍耐力輪胎等,都是世界級的優(yōu)質(zhì)資產(chǎn)。

中國公司強大的資本實(shí)力,也讓歐美現在感到恐懼,美國最近禁止中國對美國高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進(jìn)行投資就是個(gè)例子,如果歐美再次發(fā)生類(lèi)似2008年的金融危機,那就是中國大肆收購的絕佳機會(huì )。

實(shí)際上,由中國對發(fā)達國家企業(yè)進(jìn)行收購的統計來(lái)看,歐洲被中國收購的先進(jìn)企業(yè)最多,一直覺(jué)得歐洲人對核心資產(chǎn)出售敏感性不夠,除了前面說(shuō)的輪胎,農化,液壓,汽車(chē),叉車(chē)等的頂級企業(yè)以外,例如2012年德國人僅僅差不多26億人民幣就把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機械普茨邁斯特的100%股權出售給了我國三一重工。三一在該領(lǐng)域一躍成為全球老大。

同樣的還有英國人把世界三大移動(dòng)GPU芯片公司之一的Imagination賣(mài)給了中國財團,該公司本來(lái)是為蘋(píng)果的iphone手機提供GPU芯片,被蘋(píng)果宣布自研后,選擇出售給中國。

對我國收購警惕性最高的則是美國人,不僅我們想買(mǎi)美國的企業(yè),例如我國紫光想買(mǎi)美帝存儲器制造商美光,美國就堅決不賣(mài),甚至連我們想買(mǎi)德國的芯片設備制造商例如愛(ài)思強等,美國人也不讓賣(mài)。

當然,美國人不賣(mài),中國人也可以自己搞。中微半導體的MOCVD,就完全實(shí)現了對愛(ài)思強MOCVD設備的替代,現在在該領(lǐng)域,我國中微和美國Veeco已經(jīng)成了世界兩強之勢,而愛(ài)思強則日益衰落。

我國乃至世界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之一的三安光電,以前就是買(mǎi)愛(ài)思強的MOCVD生產(chǎn)設備,現在則拋棄了愛(ài)思強,轉向了買(mǎi)中微,所以德國人也算是被美國人坑了一把。

美國人不僅對自己的核心資產(chǎn)一律不出售,高技術(shù)公司,高技術(shù)產(chǎn)品都不賣(mài)給中國,甚至還直接打壓中國最優(yōu)秀的企業(yè)進(jìn)軍美國。不僅打壓我國企業(yè)進(jìn)軍美國,甚至還反過(guò)來(lái)以貿易戰方式打壓我國主要還局限在本土的高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。從這一點(diǎn)來(lái)看,美國是我國崛起道路上合格的強大對手。


0791-88119850
  • QQ:876982450